劍橋大學怎樣進行思想啟蒙

劍橋大學怎樣進行思想啟蒙

劍橋大學怎樣進行思想啟蒙

艾倫·麥克法蘭是英國著名社會人類學家、歷史學家和教育家,劍橋大學國王學院院士和英國學術院院士。自2015年起,蘇州大學新教育研究院的朱永新教授與艾倫教授展開多次對話,今年5月,本報曾發表他們關于中英教育對比問題的對話。近日,二位學者就大學教育的相關話題展開探討。

艾倫·麥克法蘭曾在著作《啟蒙之所,智識之源——一位劍橋教授看劍橋》中生動地分析了劍橋大學的教育精髓以及對大學責任與使命的理解。劍橋大學如何讓學者保持“孩子氣”?其教育方式如何激發師生的創造潛力?今天的大學具有何種使命?二位學者的深入討論或許能給與我們一些啟發。

激發學生的“每一種創造潛能”

朱永新:劍橋與牛津的劃艇比賽早于1827年問世,如今中國有些大學也辦起了劃艇比賽。您曾介紹過劍橋的體育精神,認為身體與精神的挑戰同等重要。能否具體談談英國大學是如何開展體育的?是否以俱樂部的形式?學生參與度如何?對于大學教育具有什么作用?

艾倫:幾百年來,體育運動和游戲一直是英國教育的核心部分。健全的心靈寓于健全的身體,身體健康助力心理健康。幾個世紀以來,不少學校引進騎馬、打獵、跑步、擊劍和游泳等紳士運動。19世紀下半葉,英國公立學校和大學的改革中又增加了許多體育運動,如足球、劃船等。如今,女性也有機會參與體育比賽,由大學和學院提供設施。教師鼓勵學生玩游戲和從事體育活動,有利于提升個人與大學聲望。

于我而言,從8歲起積極參加各項體育運動,牛津大學職業生涯結束后,繼續以散步、釣魚、游泳等更溫和的方式運動。體育和游戲使人更好地處理日常問題,更易從競爭的壓力中釋放。

朱永新:您曾言“英格蘭人絕不肯長大,而且確實成功地終生保持了幾分童心”,許多您采訪過的劍橋思想家都保持著“孩子氣”,善于并樂于發問;許多優秀知識分子雖長期不得志,收入不高,但好奇好問支撐他們不斷研究。對此我深表贊同,好奇、好問是學者必不可缺的品質,關鍵在于如何支持和鼓勵如此優秀的品性?

艾倫:在我看來,保持孩子般的好奇心有很多因素。孩子天生富有好奇心與創造力,但容易被家庭、朋友、老師摧毀。如果第一次的努力被勸阻或懲罰,孩子將很快放棄。因此,允許孩子犯錯,寬容和鼓勵孩子至關重要。要通過適時的教育培養孩子的自信,尤其在青少年過渡期。雖然中國歷史上儒家的紀律性影響深遠,但如今中國正處于更具創造性的教育轉型時期,更要抓住機遇。

朱永新:您在書中提到,人類天生具有創造潛能,但入學后這種潛能往往受到抑制,而劍橋始終致力于激發學生的“每一種創造潛能”。請問先生,究竟是什么魔力促使劍橋這樣做?劍橋又是如何做到的?

艾倫:在我看來,劍橋的魔法基于一個美麗的環境——大家可以一起散步、吃喝、祈禱、聽音樂,參觀各式各樣的圖書館和博物館,能有效緩解壓力;學術工作一周不超過40小時,其他時間通過一些業余的學術科目培養心靈、社會性和精神,允許和鼓勵學生找尋自我;教師提供建議和監督,但不強迫學生接受過多事實或信息,師生關系融洽友善,心靈美的建構頗受重視……建立這種魔法需從小抓起、從長計議。好的幼兒園和小學通常有魔力,但中等教育和高考壓力卻在不經意間削減了魔力。此外,教育也不僅指正規教育。

朱永新:您曾提到,教育的真髓是綜合多種技術,正規的、半正規的、非正規的,幫助人們發現自己。教育是一種不息的滋養,是腦與心、靈與肉的鍛冶。我非常欣賞您對教育的理解。所謂正規的、半正規的、非正規的技術,分別包括哪些內容?

艾倫:教學技術的正規方面是教師在正式場合與學生直接互動。在劍橋有三種主要形式,即講座(平均每周2次、每次1小時)、研討會(最好少于15名學生,學生做好準備、提交論文,每周1至2次)、個人一對一或一對二的監督管理(可能每周8個或10個小時)。上述方法均適用于本科生和碩士生,但對博士生而言,教學主要是每月或更頻繁地與導師會面,每次1小時左右,導師將閱讀論文草稿,并進行點評。

半正規技術是在更輕松的環境中,如酒會、飯局、游戲、運動、散步、聊天等,與學生見面,這對碩士生和博士生尤為重要。

文章來源:武漢茂松景觀工程有限公司
版權鏈接:劍橋大學怎樣進行思想啟蒙
版權聲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武漢茂松景觀工程有限公司原創,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插圖版權:文中插圖搜集于網絡,僅為良好的用戶體驗整理編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益請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結束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