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錦官城(組詩)(2)

三蘇祠, 與一個拓碑人相

眉山之晨,一千年的黃葛樹

仍在吞吐霧嵐和人煙

那些順著樹冠而下的青苔足跡

現在,可以視作尋訪歷史的入門

我們仨不能再小了

否則樹洞就會變成

一個深淵

秘密將會蕩然無存

在亭臺樓榭之間

我們借用今人的身體

玩變臉的游戲

殘荷在水中的倒影

——殘山剩水的另一種解讀?

憑欄凝望的月色

被古老的水聲氤氳一團

那個在碑亭連廊一端

安靜拓碑的年青人

塞著耳機

隔絕了輕浮的問詢

他面龐清瘦

撲墨的手勢

真好,輕柔得

像一對蝴蝶的翅膀

武侯祠,

青蔥柏樹里的幽曲

黃鸝振動的羽翼,隱藏著

一場略帶苦澀意味的變局

羽扇,并未驚動塵煙和落葉

欲雨未雨之時

你不得不思索

是否會降下久別重逢的消息

困于絕境?

又或者迎來明亮的一天

這些反復折磨著你的東西

皆因愛得太深

無能釋放

眼看那戲臺上

大步夾雜著鼓點

不斷變換的

紅臉、黑臉、白臉、青臉

叫人恍惚

陷入忠義色彩的迷惑

無數個新舊交替的日子

總有人踏入連接惠陵的紅墻夾道

瞇著眼,打量周圍繁茂的一切

希望還有一些什么沒被焚毀

錦里,

一條古街的熱烈和新鮮

織一匹錦緞,垂下

一股安逸的氣息

著色的紋路分出

茶樓、客棧、酒吧和戲臺

我們即將告別成都

不妨在此浸潤一個下午

寬的是內心,窄的是巷子

挑檐下的燈籠泛著光影

不經意對視的旅人

轉眼是可以淡忘的

一條古街的熱烈和新鮮

瞬間涌上舌尖

西蜀最為古老的風味

都折服于

這緩慢且懸置的時間

我們坐在街邊

輕撫木質的桌椅

幾乎忘記了夜晚

要飛抵的那座城市

以為不似人間的軟綿

可以熄滅人間的火焰

文章來源:武漢茂松景觀工程有限公司
版權鏈接:遇錦官城(組詩)(2)
版權聲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武漢茂松景觀工程有限公司原創,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插圖版權:文中插圖搜集于網絡,僅為良好的用戶體驗整理編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益請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結束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