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錦官城(組詩)(1)

本名李劍飛,1984年出生于廣西博白縣,2000年開始文學創作,作品散見《詩刊》《星星》《詩歌月刊》《特區文學》《廣西文學》《芳草》《作品》等,曾獲上海復旦大學首屆“在南方”詩歌獎,深圳睦鄰文學獎、大鵬文學獎。出版有詩集《落花返枝》。現居深圳。

少不入川, 或生活在云端

我將被懸空兩個小時

越過荒涼或者等待重構的城市

在飛行中

預先準備的閱讀

變得不太好側身進入

突如其來的困意

是可靠的

舷窗外的云朵有著蜀錦的柔軟

我從未想過這趟短暫的旅行

可以消解長久生活的頹唐

那么生活在云端

毫無著落的一切并不美妙

你深知

有時必須形成密集的雨滴

迅猛地清洗塵垢滿面的人群

飛機即將降落

自動切換的天氣

顯示在手機屏幕

未讀冬日的寒意

我有足夠的耐心

并且確信

麻辣滾燙的身體

先于靈魂抵達成都

都江堰,

一個人的沃野千里

流逝的事物如此之多

岷江水,秦時明月,樹冠之風

一個人,脫離了時間的束縛

是否會厭倦亙古不變的陪伴

當你擁有一株銀杏的緩慢生長

便脫離了身后的喧囂隊伍

你高拔于此

只為了溫柔注視

成都平原的沃野千里

我默念勒石者的記述

最難得的是一句:道法自然

無數后人的慕名造訪

早已安瀾自流,歸于幽靜

在映秀鎮,

我的內心隱隱生疼

凝止的時刻

已過去十年

漩口中學遺址維持著傾倒的樣子

任其生長的攀援植物

尚未填滿撕裂的縫隙

在映秀鎮,我的內心隱隱生疼

有一股雪水在身體里奔突

相比他們經歷的生死別離

又何其的輕,何其的小

不必回憶山崩石碎的一幕

大雪和草木正在努力彌合

無人愿意陷在噩夢里繼續悲傷

全新的生活閃耀歡欣

街角巷尾遇見的每一張笑臉

透著野蘋果的甜

應該珍惜的何須取自遙遠

都在這涼風吹襲的耳邊和眼前

深夜會友,

路過永陵博物館

在夜色投下的寒意中

我信步走過永陵的朱漆大門

和兩頭凝重的石獅

古樹森森

我們不想談論朽掉的可能

成都的冬夜

我尤其喜歡落葉喬木

路燈渲染著凌亂樹影

有人對影跳廣場舞

我數了數,大吃一驚

恰好二十四人

莫非對應著雕刻的二十四伎樂

你將在西安北路與我相會

吃露天燒烤

對飲兩盞濃烈的稗子酒

原本未必要見,是你喚醒了我

“我叫王建①,你呢?”

①前蜀高祖王建(847年—918年),字光圖,小字行哥,許州舞陽(今河南舞陽)人,五代十國時期前蜀開國皇帝。

杜甫草堂,

等待臘梅成詩

來得愈晚,浣花溪的流水聲

就會失去唐風遺韻

你沿著樹木蔥蘢的建筑中軸線

在草堂景區里散步

大片的香樟、銀杏和楠木

——籠罩寫詩的秘道

公元759年,冬天

與此時的季節籠統地絞在一起

寒濕交加,但只要有一壺熱茶

又何愁沒有安身的地方

還有什么比親手栽培的東西

更珍貴,它們在

漫長歲月的連廊兩側

伸展虬枝,吐露蜜蠟般的梅朵

我們何曾獲取過

一個詩人的失魂落魄

文章來源:武漢茂松景觀工程有限公司
版權鏈接:遇錦官城(組詩)(1)
版權聲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武漢茂松景觀工程有限公司原創,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插圖版權:文中插圖搜集于網絡,僅為良好的用戶體驗整理編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益請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結束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