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學先驅親手規劃打造華南植物王國

  穿越戰火護標本譜寫中國植物志
  植物學先驅親手規劃打造華南植物王國

植物學先驅親手規劃打造華南植物王國

華南植物園熱帶雨林溫室航拍圖。

植物學先驅親手規劃打造華南植物王國

華南植物園科研區的標本館中共有110萬份標本。

植物學先驅親手規劃打造華南植物王國

中科院華南植物園實驗室,研究人員手捧培育出的植物。

植物學先驅親手規劃打造華南植物王國

炮彈果

植物學先驅親手規劃打造華南植物王國

黃蝦花

植物學先驅親手規劃打造華南植物王國

形態婀娜的熱帶植物。

植物學先驅親手規劃打造華南植物王國

  “活化石”銀杉標本

  廣州文化拾遺

  1929年,中國現代植物學主要奠基者陳煥鏞院士創建了植物園的前身——國立中山大學農林植物研究所。彼時,中國近代植物學研究幾近空白。陳煥鏞痛下決心:“中國一定要有自己的植物學、自己的植物園、自己的植物研究所、自己的植物志?!?/p>

  90年過去了,他的愿望已經實現:1929年初建時,植物研究所的標本館僅有9645份標本,如今館藏已超過110萬份;2004年,《中國植物志》歷經四代科學家、耗費近半個世紀編撰完成;每年約200萬人次徜徉在華南植物園,感受陳老與中國植物學先驅們親手規劃、打造的植物王國。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方晴 通訊員周飛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陳憂子 實習生鄧迪

  策劃、統籌/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嵇沈玲

  在陳煥鏞之前 看中國植物標本要向外國借

  7月11日,記者從76歲的華南植物園原第一黨支部書記、研究員陳忠毅和84歲的“中國植物園終身成就獎”獲得者、華南植物園研究員胡啟明的手上,小心翼翼地接過兩本珍貴的書籍——印刷于1934年的《國立中山大學農林植物研究所概況第一次五年報告》和印刷于1948年、由研究所出版的全英文植物學論文??禨unyatsenia》。翻開泛黃的書頁,通過兩位老研究員的口述,我們了解到了華南植物園前世今生的故事。

  1915年,出生于香港的陳煥鏞從哈佛大學樹木系畢業,獲得林學碩士學位。那個時候,世界許多著名的植物園都栽培著中國的珍稀植物,中國植物的模式標本大多被保存在外國的標本館內,國內卻缺乏完備的植物園和標本館,以致研究本國植物分類學不得不遠涉重洋到外國去尋找資料、參閱標本,這讓他深感痛心。

  盡管導師邀他留校攻讀博士,陳煥鏞還是毅然回國,在隨后10年間踏遍大江南北收集、研究植物標本,填補中國植物分類學的空白,并于1929年在中山大學建立了植物研究所。

  陳忠毅告訴記者,植物所建所之初,只有14人,但這14人卻承擔著很重要的基礎任務:中國有多少植物?是什么植物?“我們要把它們分門別類搞清楚了,才能了解中國植物的‘家底’有多少”。

  在陳煥鏞的領導下,全所人員經過幾年的艱苦努力,標本和圖書資料逐漸增多,并逐步建立了標本室、圖書室、植物標本園和實驗室?!兜谝淮挝迥陥蟾妗分械臉吮驹鲞M表顯示,1929年標本館藏僅9645份,次年便近乎倍增至17244份,到1933年,已經增長到60250份。

  誓死相守不離半步 戰火中守護7萬份標本

  這些標本來之不易,更是中國植物分類學的命脈所在。1938年,廣州淪陷,陳煥鏞冒著生命危險,把7萬多份標本全數運到香港,存在九龍碼頭圍道陳家寓所內,并出資設立研究所駐港辦事處。

  1941年,日軍侵占香港,植物所駐港辦事處遭到搜查,由于標本、圖書均有國立中山大學標志,被視為“敵產”,辦事處被日軍查封。為了不讓標本落入日軍手中,陳煥鏞誓死相守,不離半步。1942年4月底,陳煥鏞將存港標本運回廣州,安置在康樂廣東大學(原嶺南大學)校園內,直到抗戰勝利,陳煥鏞才“如釋重負”,報請中山大學接收。

  對此,在1945年12月31日中山大學農學院長鄧植儀給校長王星拱的報告中提道:“該員忍辱負重,歷盡艱危,完成本校原許之特殊任務——保存該所全部文物,使我國植物學研究得以不墜,且成為我國植物學研究機關唯一復興基礎,厥功甚偉,其心良苦,其志堪嘉?!?/p>

  館藏最古老標本 穿越161年時光

  如今,這7萬份在戰火中流連的標本,已收藏在華南植物園科研區的標本館中。這里共有110萬份標本,它們如同書本般被收納在一排又一排手搖滑行的標本柜中。

文章來源:武漢茂松景觀工程有限公司
版權鏈接:植物學先驅親手規劃打造華南植物王國
版權聲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武漢茂松景觀工程有限公司原創,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插圖版權:文中插圖搜集于網絡,僅為良好的用戶體驗整理編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益請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結束

熱門推薦